厦门信息网
游戏
当前位置:首页 > 游戏

法制日报政社不分27块牌匾难摘

发布时间:2019-10-13 01:36:27 编辑:笔名

法制:政社不分27块牌匾难摘

□漫画/朱慧卿

一个社区挂了牌子。广西南宁市明秀北社区门口挂着的密集牌匾,总计有27块,这些牌匾上的名字既有劳动保障工作站、民政低保服务站等政府职能部门分支机构,也有各种协会

。以致有友惊呼,该社区太强大了,“堪比白宫”(11月11日《南方都市报》)。

熟悉基层的人都知道,这种情况实在是太普遍了

,很多社区都会在自己工作职能之外加挂各种各样的牌匾,甚至三四十个牌匾也不鲜见。曾有媒体报道深圳一个社区挂的牌子达到了43块之多。其实社区挂这么多牌匾也颇为无奈,每一块牌匾之后都代表着一项工作任务。目前,很多条线都在组织各种各样的评比、验收和检查。上面千根线,下面一根针

,所有任务最终都落到了社区,社区必须耗费大量的人财物资源来完成任务。但是社区又缺乏相应的资源,为了完成任务就出现了一人多职、一场多用的权宜之策,当民政系统来检查时就是民政系统工作人员,当社保系统来检查时就是社保协理员,当体育系统来检查时摇身一变就是社区体育指导员。社区仅有的办公场地也会因检查对象的不同而变身为不同的场所

按照《城市居民委员会组织法》规定居民委员会是“居民自我管理、自我教育、自我服务、自我监督的基层群众自治性组织”。主要是办理本居住地区居民的公共事务和公益事业。不可否认,各个条线布置的任务大多是公共性和公益性的,是居民所需要的,但是当所有的任务都挤压向社区时,很难保证能得到最优效果。政治学上有一个着名的理论叫“过密化”,讲的就是这种情况。就如同在田里种稻子,如果为了收获更多的稻谷,而不顾条件的增加单位面积的稻株

,最后只能是适得其反,导致庄稼歉收。

一个社区挂27块牌匾,可以想见的是,在完成了各项条线任务后,基本也丧失了为群众服务的能力,社区自治的社区变成了向基层政府负责的准行政组织,成为行政机关的附庸

。要想改变这种情况,最重要的是厘清政府与社会的关系,将政府的归政府将,社会的还给社会,让社区还原为本色

,这样才能真正做到为社区居民服务。

江苏王生坤/市民

原标题:法制:政社不分27块牌匾难摘

原文链接:

稿源:中新

作者:

蛋糕微信营销
如何做有赞微商城
有赞上怎么开微商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