厦门信息网
健康
当前位置:首页 > 健康

【江南】心虹(话剧)

发布时间:2019-09-14 07:59:44 编辑:笔名
时间:当代。
地点:一个普通的中型城市。
人物
蒋玫——女,二十多岁,戏剧编剧。
曹晖——男,二十多岁,戏剧导演。
蒋宏生——男,五十不到,企业家,蒋玫父亲。
文镜棠——女,四十多岁,居家,蒋玫母亲。
蒋毅——男,六十多岁,大家长,蒋玫祖父。
蒋莉——女,二十多岁,电视剧演员,蒋玫姐姐。
汪俊——男,三十左右,公司职员,蒋玫姐夫。
赵团长——男,四十多岁,剧团团长。
张卫国——男,七十左右,剧团老编剧。
张妈——女,六十多岁,蒋家佣人。
另有刘总、马 、戏剧众角色、音乐众音符、众汉字等。


序幕

【幕启时台上一张办公桌,一张双人沙发,一张玻璃茶几,整体显得寒酸。
【赵团长正打电话。
赵团长:刘总,我这点酒量您还不知道吗,何况我还有胃溃疡……什么,要牺牲在酒桌上才叫壮烈?(满脸陪笑)听您的!不就是一条命吗?什么时候来拿,您定!好咧!(挂机)
【张卫国迟疑着上。
赵团长:(整理着桌上的文件,一时没看见张卫国)他妈的拉赞助费还要搭上我的命,我就这么贱?除了胃溃疡我还有高血脂、脂肪肝、胰腺炎,全是你们这帮孙子害的……(一抬头)张老师,又是您?
张卫国:赵团长。
赵团长:还是为那事儿?
张卫国:还是……
赵团长:是我上次说得不够清楚吗?
张卫国:不不,够清楚了,我就是想……这是我一生的心愿……
赵团长:(不由火起,站)我还一大堆心愿呢!我希望我们剧团像八十年代那么风风光光,希望我们能招到更多的好编剧和好演员,希望中国企业家能跟洋鬼子一样慷慨资助文化事业,谁来满足我呀?
【张卫国被连珠炮轰得不断退后,被茶几一绊。茶杯随之落地,“当”的一声脆响。他手忙脚乱地去拾碎瓷不意扎了手。
张卫国:哎哟!(吮手指)
赵团长:(自觉失态)对不起张老师,我不该这么跟您说话!(对内喊)曹晖——
【曹晖上。
曹晖:赵团长,有事吗?
赵团长:帮张老师收拾收拾。
【曹晖答应一声,麻利地过去帮忙。
张卫国:对不住了。
赵团长:张老师,请您原谅我说得直接了点。您是我们剧团资深的老编剧了,您的要求要是在我能力范围之内我义不容辞,但剧团现在这情况……我真的帮不了您!
【张卫国苦笑着站起,慢慢下。
曹晖:(有些不忍地看张的背影)他还是为了他的剧本来的?
赵团长:可不是?论理他是前辈我不该说,一辈子没上过戏,退休多少年了,就在家歇歇养养老算了,不声不响突然写了个大戏就想排,他也不想想,要是上个戏这么容易我还用得着这么到处求爷爷拜奶奶的?
曹晖:要说他也挺不容易……
【蒋玫快步上。
蒋玫:同情心不能代替判断力。
曹晖:(笑)蒋老师。
蒋玫:(纠正)叫我蒋玫。我们是同龄人,别把我当老太太那么尊敬。在公交车上给年纪不大的人让座人家会伤心的。
曹晖:(笑)不愧是编剧,出口成章。
蒋玫:(一笑)谢谢曹导夸奖!这位张老师的剧本也托人带给我了,说是请我斧正……
曹晖:你觉得他写得怎么样?
蒋玫:(斩截地)还没看。我自己的剧本刚刚完稿,敬爱的赵团长又交给我融资的任务,暂时没时间也没精力顾他那个。
曹晖:张老师这么大年岁,难得写个剧本……
蒋玫:(抢白)他毕竟很多年没写戏了,完全游离在这个圈子之外,现在的观众需要什么他了解吗?他能写成什么样的剧本想都想得出来。
曹晖:(不满)你这不是还没看吗?断语下得太早了吧?
蒋玫:(不理他,对赵团长)我把本子打印出来了。(从包里取出给赵团长)先回去了,晚上还有一场硬仗要打。(欲走)
赵团长:(讨好)对,再使劲跟你老爸和爷爷游说游说,我这边也在做着工作呢。你要是反败为胜,我就不用再去跟那个酒鬼刘总软磨硬泡了。我还想多几年阳寿呢!
蒋玫:我尽力!(下)
曹晖:(摇头)不知道什么样的家庭,培养出蒋老师这样的……奇女子来。
赵团长:你来的时间短,不知道他们家呀……(欲言又止)比较复杂!
【切光。

第一幕

【距前幕几小时后。蒋家客厅。一套华贵堂皇的组合式家具。显眼处有发财树,左侧有文竹。文竹附近的角落自成世界,古琴、琴架、琴椅,椅套是松绿色,透着清雅。
【蒋玫捧着小花瓶上,蒋莉追上。
蒋莉:爷爷和爸爸让你考虑的事想得怎么样了?
蒋玫:(边说边把小花瓶放到餐桌中央)还好意思说,要不是你回来吹嘘电视圈效益怎么怎么好,他们也不会想起来用逼我改行当交换条件。
蒋莉:不是改行,是改个类型。现在还有多少人爱看戏?你上一个戏能挣多少钱?凭你这么惊世骇俗的才华……
蒋玫:别拍这么惊世骇俗的马屁。
蒋莉:(笑)你要是点个头,我就把你推荐给制片人,从此脱贫致富,走上康庄大道。
蒋玫:(半开玩笑)你就在电视上搔首弄姿好了,不要干涉你妹妹这么空谷幽兰的人物。
蒋莉:啊呸!死丫头,天生一副毒舌,看哪个男人敢要你。
蒋玫:(弄好了花,退后两步观赏)不劳你操心。(左右看看,忽然朝发财树一指,又朝文竹一指)看见没有?
蒋莉:(顺着蒋玫手势左右一看)怎么了?
蒋玫:我宁可当清雅的文竹,不做富贵发财树。
蒋莉:(到沙发边一屁股坐下,翘起二郎腿)我无语。(突然大声向台左)爷爷,爸,我搞不定她!
蒋玫:玉皇大帝来了也没用。
【蒋宏生扶蒋毅上。
蒋宏生:玫玫,你又淘气了。
【蒋莉扶蒋毅至沙发坐下。
蒋玫:爸,爷爷,我上次说请你们帮忙的事儿……
蒋毅:笑话奇谈,蒋大编剧也有求人的时候?
蒋玫:(迅速地)是“请”,不是“求”。
蒋宏生:还是为了你新写的剧本没钱投排是吧?
蒋玫:赵团长急得不得了……
蒋毅:所以几次三番把主意打到我们蒋家来?对不起,蒋家不扶贫。
蒋玫:不是扶贫,是给你亲孙女亲手写的本子投资。
蒋毅:有回报才叫投资。
蒋玫:爷爷什么意思啊?我们家就缺这么点儿钱?死卡着我!
蒋毅:再有钱也是我一分一分挣来的,怎么花出去,得让我觉得值。
【蒋玫刚想反击,蒋宏生拉她坐到餐桌旁,蒋玫复站起。
蒋宏生:(自己坐下)玫玫,爷爷并不是成心和你为难。他不是说过了吗?只要你答应写电视剧,你这台戏的所有费用由公司解决。
蒋玫:你们这不是要挟么?
蒋莉:别说那么难听嘛,做人要现实点。
蒋玫:那你怎么选了个最不现实的人当老公?
蒋莉:哎你……
蒋宏生:(对蒋玫)当编剧是你的选择,当初虽然我们不赞同,最后还是支持你了。
蒋玫:支持我最好能善始善终。
蒋宏生:近年戏剧的处境很艰难。
蒋玫:所以你女儿该知难而退?
蒋宏生:不,这叫良禽择木而栖。
蒋玫:我自信我是良禽……
蒋莉:得了吧,你是什么好鸟。
蒋玫:(看都不看蒋莉)但我眼里的“木”是戏曲,是话剧,是舞台。电视剧不过是随着市场风向东摇西倒的杂草。
蒋莉:是吗?《大明宫词》呢?《似水年华》呢?
蒋玫:你还举得出第三个吗?
蒋宏生:(温和地)你是不是太偏执了?玫玫,做人要活泛一些。爸爸自幼也喜欢书法,但要不是中途转向跟着你爷爷搞企业,你和蒋莉有现在这么好的成长环境?
蒋玫:你要不是当初听爷爷的,没准当上大书法家了!你们爱干嘛干嘛,我知足常乐,凭我的收入,我完全可以过上我想要的生活。
蒋莉:是呵,还没睡到大桥底下去,你的生活多美好啊!知足常乐,你别叫家里公司给你的戏投资啊!
蒋玫:(白了她一眼)能不能别添乱?这里只有当事人自己有发言权。
【蒋毅摆手,蒋莉忙噤声。
蒋毅:(对蒋玫)我也是当事人,我也发发言,啊?既然都是编剧,你为什么就不能换个类型?或者,两样都兼顾?只要你答应,爷爷一定投资。
蒋玫:真要说理由?
蒋毅:嗯,我听听。
蒋玫:(一笑)我先声明,我曾经认真研究过,不是无的放矢——电视剧是典型的俗文化。
蒋莉:喂喂,当着和尚骂秃子啊?
蒋玫:(不屑地)我倒第一次听说“俗文化”是骂人。哦,你说到和尚倒启发了我,写电视剧得时时刻刻念叨:收视率、收视率、收视率,跟和尚念“阿弥陀佛”似的。每一集那最后的所谓“悬念”真是俗不可耐,一刀举起来,还没杀呢,结束了;老婆跟人偷情,大门一响,老公回来了,又结束了。再看电视剧的开头,第一集不吸引人,人家就换台了,所以开场要么血流成河,一场大屠杀;要么一个人站在楼顶上,摇摇晃晃准备跳楼;要么一场大火,两对夫妻吓昏了头,把婴儿抱错了。以为这就勾起了观众的兴趣,不由得他不看。
蒋宏生:每个门类有自己的规律,这也无可厚非嘛。
蒋玫:“巧合”那就更别说了,也不怕人家说编剧瞎掰,有多巧就敢写多巧。两个人几十年没见,在上海、香港这种几百万人口的大都市愣是碰上了。有缘无分的恋人,一个在前,一个在后,隔了几步,他就是看不到,前面那位一回头,后面的刚好蹲下来系鞋带,后面的站起来了,前面的又被一辆该死的车给遮住了。要不怎么说“无巧不成书”呢?
蒋毅:(猛然站起,怒喝)够了!
【众人怔住。
蒋毅:我就看不惯你身上这股假清高,什么都入不了你的法眼。除了你喜欢的,其他全是狗屁!——跟你妈一个德行!
【文镜棠和手捧一只精致茶盅的张妈上,闻言止步。
蒋宏生:(不安地看看文镜棠)爸,你扯哪儿去了?
蒋毅:(余光瞄了下文镜棠)我说错了吗?
蒋莉:(忙走到母亲身边,笑打圆场)妈,爷爷在生玫玫的气……
文镜棠:(贤惠地)爸,有什么事,慢慢说。您血压高。(从张妈手里拿过茶盅递过去)这是降血脂的苦瓜茶,您小心烫。
【蒋毅余怒未歇,冷脸不接。场面僵持。
蒋宏生:(接过茶盅给蒋毅)爸,镜棠是为您身体着想。
蒋毅:(这才接过)哼,把我的脸喝成苦瓜才好。(喝了一口,“噗”的一声吐出)这么苦!(把茶盅一摔)
张妈:(忙弯腰去收拾)哎呀这么好的茶盅……幸好有地毯,没碎没碎。
蒋玫:(忍无可忍)爷爷你太过分了!你懂不懂什么叫尊重?你应该跟妈道歉!
蒋毅:长辈给晚辈道歉?
蒋玫:二十一世纪的今天,很奇怪吗?
蒋毅:到哪个世纪家里也有个主次!
蒋玫:那这个主也是爸爸。
蒋毅:(猛敲拐杖)混帐!
文镜棠:玫玫你少说两句。
蒋毅:反正,你不改行,跟家里要钱排戏的事提也别提!
蒋玫:叫我改行的事儿你们也休想!
蒋毅:我手上钱再多也不是谁想要就能要得到的!
蒋玫:我就不信我蒋玫的戏会死在亲爷爷手上!(又走)
蒋莉:这么晚你去哪儿?
蒋毅:(喘着粗气)让她走,走了就别回来!
蒋玫:(从皮包里拿出钱包晃晃)里面有银行卡。舞台剧的编剧虽然清贫,住一晚快捷连锁酒店还是没问题的。(下)
蒋宏生:(上前)玫玫!(回头看蒋毅,不自觉地止步)
蒋莉:爸,我们扶爷爷进去休息吧?
【蒋宏生点头,与蒋莉默默扶蒋毅下,临下前歉意地望一眼文镜棠。文镜棠朝他点点头。
张妈:(待三人走后,把茶盅捧到手里,小声地)你……您怎么受得了的?
文镜棠:(淡淡地)我有我的世界,外人干扰不了。
【文镜棠走到左侧文竹附近坐下,打开琴谱,缓缓奏起古琴曲:《渔樵问答》。
【张妈手拿茶盅,无法理解地看她。
【光暗。

【光复明。月色下的河滨公园。垂柳依依,一张长长的石椅。蒋玫、曹晖各站石椅一侧。
曹晖:没想到在这儿碰到你。
蒋玫:平时你是碰不到的。
曹晖:(笑)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?
蒋玫:今天发生了点特别的事情。
曹晖:(观察她)看起来那场硬仗没打赢。
蒋玫:(嗔)废话。
曹晖:(笑了)直到你骂我这一刻,我才感到咱俩是同龄人。
【蒋玫也笑了,在椅子上坐下。曹晖想坐,蒋玫不许。
蒋玫:两个人太挤了。
曹晖:(开玩笑)这么霸道?
蒋玫:我爷爷的遗传。
曹晖:(大笑)我可看出暴风雨的源头了。
蒋玫:(笑笑,看月亮)还是嫦娥好,除了 ,没任何人烦她。
曹晖:嫦娥应悔偷灵药,碧海青天夜夜心。
蒋玫:(嘴硬)那是嫉妒她的人瞎编的。
曹晖:如果有一天,你的家人都不在你身边,你会怀念吵架的时光。

共 28205 字 7 页 ...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话剧指以对话为主的戏剧形式,以演员在台上的对白、独白将故事展开。这部话剧,讲述的是为了理想执着、追求,不放弃的故事。每个人心中都有一道虹,这道虹就是理想。生活在大千世界,理想就是一份痴,一份最初的梦。为了这个梦,有人坚持,有人放弃,有人成功了,有人半路退场,然而,追求理想的道路上,不管是小挫折还是大的坎坷,我们都相信,“风雨后一定可以看见彩虹”,再多的付出都是值得的。随着序幕的拉开,我们看见了赵团长为了拉赞助低声下气,身不由己。张卫国的迟疑,赵团长的话语我们都可以看出,张卫国为了自己剧本的事儿不止一次地找赵团长。艺术与生活,理想与现实都是并存的。面对心中的理想,张卫国一个资深的老编剧,一生痴迷戏剧,几十年心心念念,初心不改。想要自己的戏剧被排出来,想亲眼看见自己的戏正式在舞台上演出。张卫国为了心中的这道虹,执着一生,最后在众人的努力下,在蒋玫父亲的出资下,终于正式演出。虽然他的眼睛看不见了,但是他用“耳朵”可以看见,他可以看见心中的那道虹,美丽而绚烂。蒋玫,一个富家千金。她家境好,但是为了自己的理想,为了编剧的梦,与家里“斗争”,在家中反对的情况下依旧坚持理想,不放弃心中的那份执着。一份爱情也因为理想,因为共同的爱好将蒋玫与曹晖牵到了一起。剧本不同的场景,糅合了蒋玫的家庭背景及其家人的不同的故事。汪俊酒后的真言,也是对那些为了理想郁郁不得志的人的一种心理独白。最后他一改在蒋家的窝囊形象,选择毅然离开,是敢于冲破现实枷锁,勇于追求理想的真实写照。蒋玫的母亲,蒋玫的父亲,蒋玫的爷爷,他们也都有着自己心中的虹,在经历了公司的变故,在经历了生活的沉淀后,他(她)们都抓住了心中的那道虹。他(她)们为了心中的虹,正在努力靠近着、坚持着,只要心中有梦就勇敢去追求。本篇剧本整体构架布局大方,衔接自然合理,人物个性分明有血有肉,情节生动。符合人物个性的精彩对白,将读者的目光牢牢地抓住,随着故事不断地深入,感受着不同年龄阶段的他(她)们追逐心中的虹的故事。引导正能量,读后引人思索,非常精彩,问好作者,倾情推荐!【编辑:樱水寒】【江山编辑部·精品推荐1606290021】【江山编辑部·绝品推荐160815第669号】
1 楼 文友: 2016-06-28 00:19: 7 放出来晚了陶老师见谅哈。一看到老师的作品就先下手为强了,白天上班只能一直关着啦。。这里给老师敬茶加上花花无数朵
回复1 楼 文友: 2016-06-28 10:10: 2 社长辛苦了,精细全面又专业的编按让人眼前一亮。
2 楼 文友: 2016-06-28 00:2 : 4 心虹,心中的彩虹,理想就是那道彩虹。在追求理想的道路上,有着太多的风雨、坎坷,老师这篇剧本展现了不同年龄段的人们追梦的一个历程。精彩的对白,个性分明的人物,经典的语言都让人受益匪浅。感谢老师带来的精彩,江南因为你更加美丽。
回复2 楼 文友: 2016-06-28 10:11:14 若是哪天搬上舞台请江南的各位老师来演,哈哈。
 楼 文友: 2016-06-28 00: 7: 5 我蹭蹭蹭划过去内容了,在陶然老师这里打个酱油,我家炒菜材料不够了

回头再来尝尝陶然老师家这酱油什么味儿啊,先拿回家再说。

(≧^.^≦)喵~
回复  楼 文友: 2016-06-28 10:11:4 这里不仅有酱油,还有弛名中外的镇江香醋:)
4 楼 文友: 2016-06-28 09:5 : 6 陶然老师一出手就是大手笔,如此恢弘巨作,搬个板凳坐下慢慢看。放出来晚了,见谅哈!
回复4 楼 文友: 2016-06-28 10:12: 1 弟妹不客气,一家人不说两家话。
5 楼 文友: 2016-06-28 11:41:22 久闻陶然老师大名,一直跑去酒家看文学习,没想到在江南也能看到,嘿嘿,问好陶老师。 落花谱锦瑟,馨墨描相思。
回复5 楼 文友: 2016-06-28 12: 4:16 不客气,社长盛情,只有把用实际行动来支持社团才算不辜负:)问好随风逐梦,
6 楼 文友: 2016-06-28 12:18:42 若果有一天,家人都不在身边,你会怀念吵架的时光 原来吵架也可以塞满回忆,伴随我们一生。话说这剧本啥时候上演,好期待剧中人物走上舞台。欣赏陶然老师的精彩,敬茶问好。
回复6 楼 文友: 2016-06-28 12: 5:5 谢谢雪儿的关注,能不能上台牵涉到投资方和表导演,很难说的,顺其自然吧。
7 楼 文友: 2016-06-28 12:57:41 这么好的话剧,上台演出是必需的!看了评论,知道老师姓陶!学习中,问好陶老师,酒一大碗!
回复7 楼 文友: 2016-06-28 1 :29:47 谢谢朋友,豪情胜慨,如在眼前。
8 楼 文友: 2016-07-0 09:22:27 呀,师兄原来跑这里来了,我说好久不见你呢,原来去串门喽。
这下很好,我又有大戏可看了。高兴。
问好师兄,盛夏酷暑,望多多保重身体。 河南省作协会员。西平县作协副主席、《西平文学》副主编。
回复8 楼 文友: 2016-07-0 11:0 :12 鱼师妹好,我们这天天下雨,凉快得很,就是不太能出门。
9 楼 文友: 2016-07-0 09:2 :09 那啥,多多熬些绿豆汤喝哦,清热败火,还是很有效的。 河南省作协会员。西平县作协副主席、《西平文学》副主编。
回复9 楼 文友: 2016-07-0 11:0 : 2 买了金银花。
10 楼 文友: 2016-07-10 16:08:22 做为资深读者,这台话剧的小说原著我也幸早有目睹,蒋玫保有小说人物的灵动之余更见尖锐,令剧作的戏剧冲突更有 ,男主曹晖从原本小说前半部分的存在移植于通篇,这个设定对于我这样的原著党中,对二人情感结局的梗梗于怀者而言,那绝对是圆满了。
回复10 楼 文友: 2016-07-10 17:44: 7 由于舞台上一般不提倡太坏的人,原著中的男一陆小川同志光荣下岗,因为实在是个心机BOY。上火小便黄怎么办
好用又便宜的拉拉裤
健忘老人怎么治疗方法有哪些
小儿上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