厦门信息网
娱乐
当前位置:首页 > 娱乐

拾到巨款如数归还筹治病钱街头乞讨

发布时间:2019-10-09 21:24:01 编辑:笔名

  拾到巨款如数归还 筹治病钱街头乞讨

  摄影 王健

  云南鲁甸地震,在病重儿子的万般恳求下,他捐款50元,儿子因他抠门埋怨好几天;抠门的他却在捡到18万元巨款后,原地苦守两个多小时完璧归赵。为给患白血病的儿子攒治疗费,他宁愿举牌乞讨、当干一宿只能赚几十元的搬运工,也不愿意拿着捡来的巨款救儿子的命。

  捡到巨款 他如数归还

  用红色的笔歪歪扭扭写着家庭困难几个字的大牌子,一个从路边捡来的纸盒子,盒子上铺着儿子的病历、全家的户口本。蹲在这些东西前的是一个无精打采的中年男人,他就是捡到巨款的杨世新。

  我就是在总医院门口乞讨时捡到那个包的。当时在我旁边的椅子上坐着人,当他们陆续离开的时候,我就发现椅子上多了一个黑色提包。说起发生在20多天前的那场意外,杨世新并没有多少激动,语气出奇的平静。

  提包就是那种最老式的黑提包,外面写着上海,我打开包,里面装的全是钱。杨世新说,包里的钱有的是100元一沓的,有的是50元一沓的,整整18沓。除了现金之外,包里还有一些看病的单据,他判断这是带着钱来看病的。

  或许每个人都会想,路边乞讨的人捡到巨款肯定拿着就走,可是杨世新却没有离开,而是守在原地等着。平常,我都会回去给儿子、妻子做饭,因为要等失主回来取钱,我就没回去,只给妻子打个,让她先凑合给儿子做口饭。

  医院门口最便宜的煎饼馃子也得8元一套,我没舍得吃,那天真是把我饿坏了。杨世新说,他一直等到14:00多,才见到一位大哥坐着出租车来找提包。

  在核实所有细节确认无误后,他把这个装有巨款的提包交给来人。那人从一沓50元的钞票里抽出2张,给我当作谢礼。我死活不要,他把钱扔在地上坐着出租车就走了。杨世新说,那人临走时给他留了号码,让他有事打,我给他打了,但他给我的那个号码是空号。我没有别的意思,就是想把钱还给他。那两张50元的钞票一直装在杨世新的口袋里,在最困难的时候也没想过花,他有空还得去总医院门口乞讨,想着那天再见到那人,得还给人家。

  儿子患病 他变成乞丐

  连100元谢礼都不要,杨世新是不是并不缺钱?其实,他就是因为急需钱才去乞讨的。今年44岁的杨世新是西青区精武镇的普通农民,他原本有一个美满的家庭,一儿一女乖巧可爱,虽然家庭收入不高,可是却和谐美满。

  可是2014年4月的一个诊断,却把杨世新一家的美满生活击得粉碎。今年4月初,年仅11岁的儿子铭铭被查出患上混合表型急性白血病。无法接受儿子患病的打击,原本身体就不好的妻子也跟着病倒在床上。那时,我就感觉天塌地陷,这个家肯定是散了。时隔几个月,杨世新夫妻俩开始接受儿子患病的事实,可是提起当时的情景,他还是不自觉地皱起眉头。

  在血液病医院的病房里,见到守在儿子病床边的杨世新,以及他的妻子和病中的儿子铭铭。三次化疗结束,铭铭已经变成光头,见到有人走进病房,他会自己戴上口罩,安静地坐在床上。

  最开始铭铭就说自己腿软没劲,我们真的没当回事,没想到竟然是得了混合表型急性白血病。没有上过多少学的杨世新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混合表型急性白血病,不过在入院后他就发现,周边住院治疗的孩子很多,可是却没有一个与铭铭的病情相同。

  住院、化疗、配型,每一项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。杨世新夫妻俩多年来积攒的十几万元很快便花光。因为妻子右侧手臂无法动弹,所有的家务事都落在杨世新一人身上,他没法出去找份稳定工作,只能四处打零工。

  杨世新原本是一家洗衣厂的工人,妻子是清洁工,可是就因为儿子患病,他变为乞丐。只要是找不到活,我就带着户口本、病历,自己用红笔写的大牌子,蹲在路边乞讨要钱,这是我除了打零工之外,唯一能找到钱的方法。杨世新说,乞讨的时候,他喜欢去卫津南路、总医院等人多的地方。

  对于老实本分的杨世新而言,蹲在路边伸手乞讨比卖苦力更难。最初,蹲在路边,没人看他,他要不到钱,可是围观的人多了,他又抬不起头来。路边举牌乞讨的人很多,不少市民都觉得这些人是骗子,所以最初杨世新根本要不到几个钱。

  有一次,我在总医院附近乞讨,恰好同村的一个兄弟来看病,他看到我特别惊讶。杨世新说,他跟同村人解释,周围存车的、卖水的小贩才相信,他真的不是骗子。周围人信任他了,他在大家的关照下,每天最多也能要到六七十元。

  陪床住院 他当起伙夫

  虽然儿子生病住院需要用钱的地方多,可是这样的困难也没有让杨世新变成眼中只有钱的人。在儿子生病之前,杨世新夫妻俩基本上没有离开过精武镇。自从儿子生病之后,杨世新在病房里接触到来自全国不同地方的人。同病相怜的病友很容易成为朋友,而好心的杨世新也很快变成病房的伙夫。

  杨大哥可是个好人,我们没有租房,给孩子做饭有困难,他只要做饭,肯定有我家孩子一份。铭铭隔壁床的病友从外地来津看病,看到上门采访,患儿的母亲不停夸赞杨世新。

  其实,杨世新不单是为这一个孩子做饭,曾经有一次,一位带着女儿从静海来看病的父亲,在杨世新家里吃了一个多月的饭,而杨世新一分钱都没有要。只是多做一口饭的事,那能要钱。

  看到和自己一样困难的病友,杨世新就觉得应该帮一把。我自己手头也不宽裕,能帮的也就是顺便多做一口饭、多熬一口粥的事,能帮也就帮了,大家都不容易。杨世新说,他们一家三口吃不了多少饭,不过为了能让不方便做饭的病友吃上一口符合要求的饭,他总是多买菜、多做些饭。我每天大约做10个人的饭,带到医院里来分给病友们一起吃。都是带着孩子来看病的人,孩子生病、背井离乡来看病就够可怜,再吃不上饭心里得多苦。

  50元捐款 他成了财迷

  捡到18万元巨款都能归还,在困难的时候还不忘帮助周围人的杨世新,在儿子眼中却是财迷。就因为儿子要为鲁甸捐款,我只捐了50元,所以他伤心地抹了好几天眼泪,跟我怄了好几天的气。

  原来8月6日,杨世新带着铭铭到医院办住院,准备接受第三个疗程的化疗。办完住院手续后,铭铭提出想为云南鲁甸灾区捐款。交完住院费用,我口袋里就还剩100元,如果捐了,一家人连吃饭钱都没有。杨世新说,他原本不同意捐款,不过在病重儿子的强烈要求下,他同意捐50元。那50元,是我们好几天的饭钱,我平日里连给孩子买个香蕉都算计,你说我那舍得捐啊。

  虽然身为父亲,杨世新为钱发愁,可是他还是满足儿子的愿望,捐了50元,不过因为捐款少了,铭铭伤心好几天,老偷偷抹眼泪。我看着也心疼,可是怎么办那。我如果不算计着过,怎么能凑够钱给儿子治病啊。

  不过,这个财迷的爸爸很快就大方了。在将巨款归还失主后,杨世新回到医院,将这一切告诉妻子,也向妻子解释之所以不能回来做午饭的原因。杨世新捡到巨款的消息在医院里传开,很多人都说他傻,可是他却一点不后悔。那也是人家的救命钱,我要是拿走救了儿子的命,却让人家丢钱的上了吊,我们能活得心安?杨世新说,他不后悔自己还钱,即便是再有一次,他也会还给人家。做人得凭良心,自己需要钱治病,人家也一样,不能为自己就要了人家的命。

  配型成功 他没钱手术

  因为儿子生病,杨世新有了与以往不同的生活和感受。这位没有上过什么学的普通农民,在6月10日那天,签下遗体捐赠协议,成为一名遗体捐赠志愿者。

  儿子生病后,师大三附小全校师生给他捐款,一共送来77952.1元。老师送来的捐款里有很多一角一角的硬币,看着让人心里疼得慌。杨世新说,孩子生病后,他们生活的村子也送来2万多元的捐款。他们能支撑到现在,少不了这些好心人的帮助,而他又能为人家做什么那。医院里住了那么多生病的孩子,我谁也帮不了。我捐献遗体也是想做点事情,那怕送去做实验也好,也算是我做的一点贡献。

  其实,在杨世新成为遗体捐献志愿者的时候,铭铭也想捐献。不过因为他的情况特殊,工作人员建议再等待一段时间。为了劝慰儿子,杨世新拿出28元给儿子买了一个儿童,这也是铭铭唯一的玩具。当别的孩子举着智能打游戏时,他就躺在病床上不停地按着小上几个不多的按钮。

  杨世新说,从4月至今,家里已经花掉二十几万元,他实在拿不出多余的钱给孩子买什么玩具。我现在攒下8000多元,是准备给孩子做下一次化疗用的。有时孩子想吃个香蕉,我都舍不得买。

  虽然日子过得有些辛苦,不过杨世新一家人还是看到一些希望。我与孩子做了配型,能配上6个点,医生说符合做骨髓移植的条件。杨世新说,做骨髓移植手术需要几十万元,可是他现在连一万元都没有。虽然做手术的费用对他们而言就是一个天文数字,不过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要放弃。不管多难,我一定会凑够儿子需要的手术费。

  本版撰文 新报 李柏彦

雕刻切割设备
仙侠
春秋战国